辛祎

【EC】EDUCATION

私设:泽维尔学院不是教授开的,而是教授他继父,因为种种原因在当时社会校园欺凌很常见,具体参见《恶意》 中的日本校园,或许比那还要恶劣一点 。


Erik Lensherr,他走在路上,听着周围经过的学生窃窃私语——
“Shaw死了,听说是自杀……”
“嘿,baby,你居然信,Shaw怎么可能自杀,八成是Lan——”声音戛然而止,话题的主人走近,然后,擦肩而过,带着金属的味道。
不顾那人骤然放大的瞳孔,他急着去校长室呢。
校长室门前——
Erik只是礼节性多敲了敲门,未等敲门声散尽便推门走了进去。
桌上伏着一个毛绒绒的脑袋,侧着脸,对着窗外的梧桐树发呆,全然不顾进来的Erik。Erik清了清嗓子,桌上的脑袋还是没有反应,只好开口道:“这就是自诩修养良好的绅士泽维尔的待客之道吗?”
没反应。
“Charles,我们一起除去了Shaw这个毒瘤,你可以让你的学校更美好了,这不好吗?”Erik深知Charles的心结
还是没反应。
“好吧,也许你在怪我没有事先通知你,但是,当时情况紧急,我……”
话音未落,说话的主人已成了落汤鸡,上好的大吉岭顺着男孩的面孔滴落,将裤子染成深色。
哦,是的,当然是男孩,毕竟Erik只有十七岁,虽然,emm……看不出来,但对Charles这个三十岁就开始忧心发际线的老男人来说,Erik确实是个男孩。
“Erik,我想你还不知道我发脾气的原因,这是个法治社会。‘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’的古老守则不再适用。虽然你是个犹太人,但是,放弃你先祖的那套好吗?时代在进步”
“又来了,我真的不想和你再次争论这个问题。你是个教授,professor,你知道像Shaw这样的人会被判几年。那些带着高帽的法官刽子手,文明的恶棍,从来不把刀尖对准正确的一方,这就是这进步的时代。它甚至不会判Shaw一年”
“我有律师,Erik,Shaw能判无期,我保证”
“无期徒刑,然后呢,‘表现良好,减刑’‘身体抱恙,狱外服刑‘保释’’或者他根本不会进去,只要一纸精神疾病判决书”
“好吧,但是你这样和Shaw有什么区别‘你在凝视深渊时,深渊也在望着你’,你已经和他一样了。在你把他推下去的一刻”
“哦,不,别用推,Charles,是决斗。中世纪贵族绅士们解决问题的好方法”带着得意的鲨鱼笑“顺便,我可不和Shaw一样,我的组织是社团,校长您亲自批准的合法搏击俱乐部”
说实话,当初批准Erik建立搏击社的时候,他绝对没想到这个“合法”的团体会成为收保护费的盖世太保。
Erik却对此皱眉:“这叫社团费用。而且是因为我们的资金太少了,收入来源只有两个——社团成员交的费用和平时收废铁的。前者靠良心,后者靠运气,所以我们的社团费用经常吃紧”
Charles对此只想说,“你的成员绝对良心,最起码我没见过每个月交三百还毫无怨言的成员。而收废铁,你不是专业的吗?

评论